冯玉亭

冯玉亭

【冯玉亭传记】

   先父:冯玉亭;长门五支十九世。出生于公元1912年天津大港中塘镇常流庄〔原直隶府静海〕,属猪,是恺爷次子,膝下六子一女,善故于1996年,终年84岁。 

  自幼跟当地田先生(俗称白面先生)读私塾,练就一手好字。后随其父恺爷到天津海光寺打理柴草场买卖,号称冯少掌柜。由于生意的原故,经常和当地的显贵阔少们吃玩一起,当时是年青漂亮、潇洒倜傥,也是赌场高手!在此结交金兰名〔宁长贵〕年长于先父(宁二伯)。后因种种原因柴草场败落,去了北京发展,经朋友介绍在一日本人处养马,《开始不知是细菌试验,后才知道就是细菌试验基地》,〈这些都是儿时父亲讲诉的〉。家中原有一张父亲骑着马带顶春秋帽的照片(因此文革受审查),父亲年青时的照片很帅,遗憾的是只有一张遗像留下。日本投降前,回到天津在闫家圈做教书先生。  

   解放前期回村在村公所维持会做先生(赵福禄会长,跑腿的四糊涂),白天接待团兵、国军,夜间接待八路,受了很多罪吃了不少苦,还让团兵灌过辣椒水,座过老虎橙(当时称为两方面时期)。这个差事不好当,即要维护村民的利益,又不能得罪两方面,是个不好当的苦差事。

解放后在静海老八区任秘书,参加土改时整天赶写土地证,(用毛笔书小楷)因是存档文书,字题必需工整)。在这个节段将眼睛搞坏了,因眼疾原因回家。姐夫姐姐是老八区的公务员,后因响应支边戍边运动去了东北北大荒。父亲因只这一个女儿,一是路途遥远,二是那里非常坚苦,放心不下,便千方百计追了回来,因此姐夫丢了公职,姐姐丢党票。  

他是个意识超前、思想开阔之人。儿时常见他于周村一些老先生、文人墨客,相聚家中,他们盘古论道、择文断句、推杯换盏,谈吐风雅。父亲一生没干过多少农活,因他的志向不在于此,种种因素无耐…!文革期间进过学习班,主要解释村公所节段及北京给日本人养马照片问题。他一生为人谦和,是那种文人雅士的气质,着眼广域的情怀,儒家悟彻的品行。

他又是此系冯氏家族的精神领袖,主心股。周边族亲乡里统称为冯五爷。各地各门支有事都找他商确协调,为冯氏大家庭有序发展,合睦相处操劳奔走。在寻根续谱事情上,更是植责于一身!由于历史原因,第三次续谱此系未能参加,[据老人讲,老家人有二位骑毛驴来到此处,找族人谈续谱之事,“就是第三次修谱”族人们观淡意漠,无人上心打理,老家二位因盘缠问题无奈买掉毛驴]临父辈之时,深感此事关系重大,无根无祖为族系之耻辱。便召集族系贤能小国庄侄辈冯梯云,杨柳庄孙辈冯荩臣〔俗称冯大梦〕一起商议此事。逐号集各支族人相向而动,[自十三世祖寿明公向下五子,分为五门,近1300多人口,分居于十五六个村落]由于当时交通通讯所限,进展很是缓慢。祖孙三人便分别逐门造访,追源辑蝶,持之数年!终体系完整。为顺利完成第四次续谱奠定了札实基础。  

晚年的父亲,最热衷的事是给人们写对联。每逢年节将至早早备好纸墨笔砚,每当此时便是精神焕发。我是生长在过程其中,他写字时我便在槕子的另一端逮着,颤颤抖抖的手、非常功底的笔韵,写出来的字带着锯齿,派生出一种无法夺得的艺术美。多数人的字是肉多骨少,他的字恰好相反,骨丰体端,清秀刚劲,每个笔画都那么有力受端相,字体间驾摇布的恰到好处。遗憾的是他的子孙没有将此继承,就连他的墨宝也没有遗存!可慰的是他的外孙杜建宁受此熏陶成为当地颇具影响的书法家,这应是一告慰。  

不孝子奇云整理于2014-2-5日 

    上一篇:冯书元

    下一篇:冯宝敏

    您的评论

    验证码: 看不清楚?